曾道人全年图库|一句中特曾道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龍潭網 -> 文化印記

【重大發現】吉林發現抗日義勇軍密營遺址

  1號哨位遺址

  據吉林省最新調查,發現一處東北抗日義勇軍密營遺址。經調查、研究、論證,該處密營為東北抗日義勇軍于1932年至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期間所建設和使用。

  該密營遺址位于吉林市龍潭區江密峰鎮南沙村代王砬子,自西向東延伸。截至目前,共發現3個既相互獨立又相互關聯的營地,其間分布有大面積跳石塘,中間有馬道通聯,近山崗、近水源,海拔高度在400米至480米之間。目前已發現、證實遺址31處,遺址類型包括泥草房遺址、馬架子房遺址、地窨子遺址、哨位遺址、井泉遺址、馬道遺址、煙道遺址、物資洞遺址、操練場遺址等,總面積近百萬平方米。

  2號地窨子遺址

  根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2016年下發的《關于印發<東北抗日聯軍歷史資料征集研究中心工作方案>的通知》,在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和領導下,吉林市龍潭區成立以龍潭區檔案館館長于化冰為組長的抗戰史料征集項目調查組,邀請東北抗戰史專家趙聆實指導項目組工作,深入全區進行相關資料摸排搜集,并于2017年5月發現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線索。項目調查組歷時一年多時間,開展田野調查40余次,采訪當事人1人、見證人3人、知情人45人;先后到永吉縣檔案館、蛟河市檔案館、吉林市檔案館等查閱大量檔案文獻,并分別到上海、鞍山進行了外調。

  6號半地下泥草房遺址

  據調查、考證,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為原駐守新站的東北陸軍27旅67團一營(偽滿吉林警備軍第三旅第九團第三營)一部。1932年3月,營長田霖率部起義,成立“吉林人民抗日自衛軍”,掀起了蛟河一帶的抗日熱潮,隨即加入馮占海率領的抗日義勇軍,轉戰長春、吉林等地。據文獻記載,1932年10月19日,馮占海在農安縣三盛玉主持緊急軍事會議,決定將已進入農安境內的各部,由馮占海帶領向遼西熱邊轉移;仍留在吉林至敦化鐵路沿線及榆樹、五常一帶牽制敵人的各部隊,“繼續留在原來活動區域,相機騷擾敵人,準備接應主力東返。”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即為奉命“留下”的田霖部一支,在吉林至敦化沿線一帶開展抗日活動直至東北光復。

  20號地窨子遺址

  據現年93歲的女義勇軍戰士鄧桂蘭回憶,她和丈夫溫傳聲是在1943年新婚前后,搬到代王砬子居住,正式加入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這支隊伍有40人左右,全部配有槍支,且經常外出活動。鄧桂蘭主要負責后勤工作,為這支義勇軍放馬和做飯,每天攤煎餅四十多斤。此外,據鄧桂蘭回憶,這支義勇軍在山里種植了大量黃煙,黃煙收割販賣后,所得作為義勇軍的經費保障。

  代王砬子峰頂遠眺

  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是一個英雄群體。據當時住在代王砬子山下的平均年齡達85歲的見證人吳云富、吳云峰、吳云貴回憶,這支義勇軍是1932年前后自蛟河新站方向過來,在新站、天崗、江密峰、豐滿一帶開展抗日活動。這支隊伍紀律嚴明,不騷擾百姓。部隊一應物資除自給及繳獲外,均向百姓花錢購買。1946年,時任偵查排排長的中共黨員肖明亮帶領部隊在代王砬子附近的大、小孤家子一帶剿匪受阻,遂找到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請其出手協助。在這支抗日義勇軍的協助下,一舉將土匪盡數消滅。同年,該抗日義勇軍隨肖明亮加入東北民主聯軍蛟河十二團。該部隊后期更名為獨立六團,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一部。

  代王砬子正面照

  調查中,還發現另外一個十四年抗戰實證——抗日忠俠姜志遠。

  姜志遠,原名姜成海,1905年出生于吉林市江密峰鎮雙椏山村(原雙鴨子村),畫匠出身。“九·一八”事變之后,姜志遠棄畫從戎,帶領親兄弟姜志春、姜志賢和叔輩兄弟姜志超,以及周邊部分村民,成立抗日隊伍,報號“忠俠”,舉義旗反滿抗日。之后,姜志遠加入到宮長海部,隨其參加過攻打哈爾濱、吉林等戰斗。1932年秋,姜志遠部被偽滿洲國漢奸張海鵬率日偽軍擊潰;1933年遭遇漢奸出賣,姜志遠被抓入獄。在日軍施用皮鞭沾涼水、灌辣椒水、坐老虎凳、電刑等酷刑之下,其并未招供,因其并非在戰場被俘,終因證據不足而獲釋。入獄期間,姜志遠與著名抗聯將領、開國少將王效明同囚一室。日本戰敗投降后,王效明派人找到姜志遠,邀其為共產黨組建隊伍。姜志遠很快拉起一支200多人的隊伍,該支隊伍被帶到烏拉街鎮,改編加入永吉縣保安團,后隨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征戰,直至參加解放海南島戰役。未隨隊遠征的姜志遠回鄉務農,1960年初,姜志遠因病,于吉林市過世。

  缸盆殘片

  1966年和1975年,王效明曾先后兩次親筆撰寫證明材料,證明姜志遠為抗日勇士,且為共產黨拉起了隊伍,于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皆是有功之臣。

  據姜志遠幾個女兒回憶,其父親抗日期間,左肩曾受過槍傷,加上在偽滿監獄遭受各種酷刑,坐下了嚴重的肺病。解放以后,姜志遠重操舊業,走鄉串戶,描箱畫柜,因左肩的槍傷始終未愈,只能靠一只右手作畫,養家糊口。晚年,姜志遠左肩的槍傷惡化成骨結核,最終不治離世。

  鍋碴殘片

  姜志遠的三兒媳張麗君回憶,公公抗日期間,婆婆程中秀曾帶著兩歲多的大兒子離家尋找姜志遠,并隨義勇軍戰斗、生活將近兩年時間。部隊休整期間,程中秀在馬架子房外支起爐灶,給部隊做飯。姜志遠的大兒子圍著火堆和程中秀轉圈玩耍。因為部隊經常轉戰,行軍打仗生活過于艱苦,綁腿十天半個月都不得解開,程中秀隨軍期間曾懷孕,但沒能留住孩子。據姜志遠的二兒媳劉淑芬回憶,因為婆婆程中秀曾跟隨公公姜志遠的部隊征戰了兩年,村里人給她取了一個綽號,叫“雙槍老太婆”。

  姜志超生前曾跟孫子姜霽國提起,姜志遠等人曾在吉林市城區及周邊針對日軍進行過多次襲擾活動,如偷煤油、破壞變壓器等。姜志賢還曾猛扇了持槍日本兵一個大嘴巴。

  航拍3號泥草房遺址

  中共吉林省委黨史研究室征集研究一處處長、中共黨史專家、東北抗戰史專家王宜田認為,東北抗聯(抗戰)史料征集是中央黨史研究室的一個重大項目,我們從黨史的角度對項目組科學嚴謹的工作精神和取得的成果應該給予充分的肯定。調查有根有據、有實證、有分析、有研究,這是一個重大發現,填補了東北抗日義勇軍歷史和研究的空白。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密營遺址的發現豐富了抗戰歷史,其如此規模、保存如此完好,令人“震撼、振奮、震驚”。且這支義勇軍最終加入到共產黨領導的隊伍之中,非常難得。作為革命文物,其密營的紅色資源價值較大,應當注重保護和合理利用。

  井泉遺址

  東北抗戰史專家趙聆實認為,代王砬子抗日義勇軍堅持抗戰14年,時間之長不多見;代王砬子密營遺址保持如此完好不多見。密營遺址作為紅色資源和愛國主義教育資源,具有較高的存史、育人價值,對研究東北義勇軍史,特別是吉林地區的義勇軍史,研究多民族多階層的抗戰,對崇尚英雄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國情國史教育有著重要的意義。而抗日忠俠姜志遠,其舍小家顧大家,在家國危亡之際,以匹夫之勇舉旗抗日的家國情懷,應當為世人廣為流傳。

  密營分布圖

  中共吉林市委黨史研究室黨史專家楊偉剛處長認為,從田野調查到人物采訪再到檔案文獻查閱,項目從調查過程到最終論證,始終本著對歷史負責的科學嚴謹態度,對民族、對歷史做了非常有意義和價值的工作,所取得的成果填補了吉林市乃至吉林省在抗日義勇史、地方史和黨史研究方面的空白。

  東北義勇軍代王砬子密營遺址與所有抗戰遺址一樣,凝結了中華民族英勇戰斗的歷史,體現了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精神。保護好革命文物,利用好紅色資源,弘揚好革命精神,傳承好紅色基因,我們任重道遠。

  (編輯/李明澤)

曾道人全年图库 赛车稳赚不赔刷水套利 大赢家310即时足球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双色球彩票投注技巧 四川时时注册网址 冰球突破赢钱技巧 赌红包尾数玩法 巴黎澳门人线上平台 赌龙虎要怎样才稳赢 在线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