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全年图库|一句中特曾道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龍潭網 -> 文化印記

【文化印記】一山一水一方人,過往當下品古今——龍潭歷史博物館

  龍潭陳列籌建于2013年,目前正準備對外開放。館內建筑面積1000平,展覽面積800平,總投資400萬元左右。展區以時代早晚為序,分八個部分,生動再現了自青銅時代至今五千年間龍潭大地上的文明曙光、關東扼要及滿清發詳。接下來就請您隨我一同細品慢行,感受這里的古今風云變幻與歷史文明列張!

  這里是龍潭區山川地貌模擬沙盤:1200多平方公里的青山綠水濃縮于此,5000年間的歷史脈絡亦濃縮于此。您請看:這里是龍潭山,自此向北即為吉林龍潭區域。母親河松花江從長白山巔款款而來,在大歷史中更換著名字,卻演繹著亙古未變的執著與堅毅,滋養著龍潭、庇護著龍潭,沿岸留下了猴石山、長蛇山等西團山文化遺址;留下了古夫余的前期都城、高句麗的北疆重鎮龍潭山;留下了渤海前期墓葬,遼金時期的大常古城及富爾哈古城;留下了明清重鎮烏拉城,也留下了神秘的薩滿文化,成就了我們這一山一水一方人的瑰麗與神奇。

  其實,早在先秦時期,東北地區就有四大族系:南部為漢族,中部是穢貊族,西部為東胡族,東部是滿族的先祖肅慎族,各大族系之間相互獨立又融合發展。歷史需要積淀,時代卻在更迭,讓我們引以為傲的是,時間的流中,吉林龍潭并非銷聲匿跡而是記錄了恢宏壯闊的歷史。穢人墓葬、古夫余立國、高句麗山城;渤海涑州曾盛、遼金堡寨繼興;明清烏拉盛況,民國祀典初停,如此種種皆在松花江沿岸留下了歷史的印證。對應沙盤內容,這里浮起的區域就是龍潭區經過多次區劃后的轄區范圍,閃燈位置是……處國家級重點歷史文物保護單位、……處省級重點歷史文物保護單位,幾乎囊括了吉林市近80%的歷史。

  一、穢人在龍潭:每片土地都見證著不同的故事,每片土地都有著自己的傳奇。現在就讓我們掀開歷史的面紗,從龍潭的先民穢人說起。早在先秦時期,穢人就活躍于中國東北和朝鮮半島,在各大族系的融合發展中,逐漸與貊人融合為穢貊族系。穢人開始定居生活的時期大致相當于中原王朝的戰國時期,馳名中外的西團山文化就是穢人文化的代表,她是建國后東北地區命名的第一個青銅時代考古學文化類型,因與周圍考古文化遺存明顯不同,并且首次發掘地點位于吉林市西南的西團山而得名。據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統計,吉林地區共有西團山文化遺存740處,而其中極具代表性的猴石山、長蛇山、泡子沿前山及烏拉街楊屯大海猛等遺址均在龍潭區內,這些遺址的存在,對于深入了解東北地區青銅時代文化的發展與演變、全面認識東北民族的源流、分布與融合,以及當時的社會生活有著重要的學術意義。

  今天,我們,可以先睹為快。西團山文化遺址主要為墓葬和房址。與現在不同的是,當時的墓葬都埋在山坡地表以下,地面不見封堆。就具體方式而言,早期為石板立砌石棺葬,中期為塊石壘砌石棺葬,晚期為土壙葬。通俗地講,就是經歷了以石為棺到直接入土為安的過程,現在我們采用的通常是火葬、水葬等。有些石棺還帶有這種附棺,您可猜得出是做什么用的?據考古發掘顯示,附棺主要用于放置隨葬品。隨葬品的出現印證了人們相信靈魂不死的說法,從生時所用去后相隨,到后期各種明器的出現,為我們開啟了了解歷史的又一扇門。穢人出土的隨葬品主要包括石器和陶器兩種。從器形上看,主要為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品;從紋式上看,主要為單色素面陶。男土隨葬品多為斧、鑿、鏃、叉等,女士的隨葬品多是紡織工具及飾品。可見當時的穢人已經有了明確的社會分工,不僅如此,他們還具有一定的審美意識。(白石管、野豬牙)男人多佩戴野豬牙,代表著勇氣與力量。但需說明的是,這一時期雖處于中原王朝的青銅時代,但穢人并不具備生產青銅器物的能力,像青銅矛等極少數青銅物件多來自中原,只出土于部落酋長的墓中。而通過這些石鏃,也就是石箭頭,以及這里的魚骨鏢、網墜等出土文物,您能否大概推斷出穢人當時以何為生呢? 處于原始社會后期的穢人確是以漁獵采集為主,后期移至平原地區居住后,有了自己的原始農牧業,才開始以小米黃米為主。

  前方是他們當時的生產生活場景復原:從居住選址來看,為避免水患,穢人會將居所選在山坡向陽處,早期房屋是深地穴式,鑿地為穴,以穴壁為墻;后來逐漸移到山坡的人工平臺上,并變為這種半地穴;晚期移至山下平原,成為淺地穴式房屋。再來看房屋的主體結構:房屋用木柱支起,覆之以草,以保溫、防雨雪,門有的開在墻身靠山角一側,外有斜坡石階以便出入,有的開在面臨高坡屋頂的一側,以梯出入。細看內部結構及裝修風格:屋內地面較平整,往往墊上一層黃土,有的還經過烙燒。屋中央有用石塊壘起來的火塘,長期保留火種,即可保暖,又可為炊,房屋多為單室,個別的為兩室,里外相通,在住室一側一般會隔出一個狹長的區域,作為存放物品的地方,相當于現在的儲物間。從居住面積來看,當時已出現了一夫一妻制的個體家庭,并開始產生貧富分化。手捧鮮魚肩扛獵物的生動人物告訴我們,穢人以傳統的漁獵采集為主,后期在以小米、黃米為主食的同時,魚蝦豬鹿、榛子、核桃等同樣是食物的補充。

  二、夫余人在龍潭:龍潭先民穢人,就這樣在山珍野味的滋補下,行走于白山松水間,不僅參與構建了東北亞青銅文化,其分支之一,還在公元前2世紀,建立了東北地區第一個奴隸制地方政權夫余國。夫余國長期朝貢于中原各王朝,北魏時被迫臣服于高句麗,存國大約700年。這里是夫余國在漢魏時期最強盛時的疆域圖。據《后漢書》記載:“夫余國在玄菟北千里,南與高句麗、東與挹婁、西與鮮卑接,北有弱水。地方二千里。”夫余地處玄菟郡北界,今開原城以北;挹婁是肅慎族系在這一時期的稱呼;弱水卻松花江。夫余曾被鮮卑所滅,后雖在晉武帝的幫助下復國,卻國力日衰,以至于不得不“西徙近燕”,也就是遷都。關于夫余國都城,史學界頗多爭議,但據考古發掘與文獻記載,吉林市龍潭山腳下至東團山長達2.5公里的臨江崗是夫余前期王城所在地,史稱鹿山之都,目前已得到國際學術界的認可,并且進一步推定東團山腳下的“南城子”就是王城的宮城遺址所在,吉林市的建城史自此開始。

  根據《后漢書》、《三國志》、《晉書》等記載,夫余“其國殷實,自先世以來,未嘗破壞”。由此可知,當時夫余吸收了大量中原文化,發展成為領先于周邊國家的文明國度,同時保留著自己的習俗:夫余人每遇大事都會殺牛祭天,通過牛蹄占卜兇吉,牛蹄分開意為兇險,合攏則為大吉;夫余人喜愛白色,更愛唱歌,“行道晝夜無老幼皆歌,通日不絕”;夫余人還有停喪祭奠、殺奴隸殉葬的習俗,而這時的中原王朝早已開始用陶俑陪葬。看來,進步源自于比對,眼界決定方向。

  這里是夫余人的帽兒山遺址現場,由于歷史原因,考古發掘工作一直未停,方圓15公里范圍內,發掘夫余人墓葬近萬座,但十墓九空,有人認為是遷都所至,但尚無定論。當時的隨葬品種類繁多,有陶器、青銅器、鐵器、金銀器、木器、漆器、玉石器及絹、帛等絲織品等,從隨葬品的多寡可以判斷墓主人有著明顯的階級差別。(青銅劍、豆、銅鏡等)

  夫余的王葬玉匣: 那么到底何為玉匣?玉匣即玉衣,始于戰國末期,盛行于兩漢,是漢代皇帝和高級貴族死后穿用的殮服,外觀與人體形狀相同,由玉片制成,并按等級分別以金、銀、銅絲編綴。玉匣是穿戴者身份等級的象征,皇帝及部分近臣的玉衣以金線縷結,稱為“金縷玉衣”,其他貴族的玉衣使用銀線、銅線編造,稱為?(銀縷玉衣、銅縷玉衣)

  那么夫余王葬又用哪種玉匣呢?目前夫余王陵未曾確認,至今未發現夫余的玉匣。(夫余王葬按例應用銀縷玉衣)。作為中原屬國,夫余王葬玉匣先被派發到玄菟郡,王死后迎取。但夫余王陵至今尚未發現,仍在尋找之中。

  三、高句麗人在龍潭:據文獻記載,夫余國王位實行世襲制。夫余王有國璽,其印書“穢王之印”,證實了夫余人是穢人的后裔。而承載著夫余文化的龍潭山,也同樣記錄著貊族后人高句麗的故事。

  先人已逝,青山依舊。這家請看這里:這是龍潭印月場景復原,龍潭俗稱水牢,是高句麗時期的一個蓄水池,每當皓月當空,月影倒映水面,便形成了這美輪美奐的映月美景。說到高句麗,始祖朱蒙,公元前37年建國,公元410年,攻取了夫余國的前期都城龍潭山,將其進一步修葺加固,成為高句麗的北疆重鎮。公元668年,高句麗被唐和新羅聯軍所滅,立國705年。而龍潭山山城,從最初夫余國創立,直到被高句麗及渤海沿用,時間長達一千余年。整個山城好似仰放著的盆形,周長2396米,城墻沿山脊而建,由黃土和碎石夯筑而成,西、南、北3面凹伏處各設1門。城垣四面突起處各有一平臺,其中以南平臺為最高,俗稱“南天門”,城內有俗稱“水牢”和“旱牢”的建筑。

  (正如吉林文人魏景新在《龍潭山賦》中所言:高句麗古城殘垣斷壁,閱盡滄桑歷歷可數。潦水以映月,涸澤以存儲。稱雄于斯山,叱咤風云,開疆擴土。撐一時之浮沉,嗓幾代之君主。)

  四、渤海人在龍潭:高句麗滅國后,唐朝為防止其政權復辟,并有效控制高句麗遺民與臨近的靺鞨、契丹等少數民族,強行將“粟末靺鞨附高句麗者”遷至遼西營州(遼寧朝陽),公元698年,粟末部首領大祚榮尋得有利契機率部眾遷回“粟末故地”,建立政權,時稱震國,公元713年,唐玄宗冊封大祚榮為渤海郡王,遂改國號為渤海。強盛時的渤海國以吉林市為中心,幅員遼闊,設有五京十五府62州130余縣,時稱“海東盛國”,至公元926年被遼所滅,存世229年。當時的夫余國有五條主要交通要道,以東團山為中心的涑州是長嶺營州道和夫余契丹道的喉舌,大作榮在建國之初便將其確定為三個獨奏州之一,相當于現在的直轄市,即有事可以直接上奏渤海王。龍潭山下南城子古城即是涑州的行政中心,其軍事和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僅如此,龍潭區烏拉街楊屯大海猛遺址,還是開啟渤海早期文化寶庫的金鑰匙。1979年至1981年,文物考古工作者在此進行了三次考古發掘。發掘并清理渤海建國前后粟末靺鞨人墓葬92座,出土文物一千余件,進而證明,粟末靺鞨人從東晉末年至渤海國前期一直活躍在龍潭大地上。(雙人馭馬銅飾)

  作為唐朝體系下的一個地方羈縻州府,渤海國在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各個方面均以唐朝為藍本,并多次派留學生前往長安學習,甚至參加唐朝的科舉考試并入朝為官。這里您看到的就是當年送渤海王子歸國時的情景,并有溫庭筠詩作為證:千里雖重海,車書本一本。文化的認可與融合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融合,渤海國與唐的關系由此可見一斑,雖然如此,渤海人仍有自己的習俗。

  據史料記載,他們居住在洞穴中,開口向上,用梯子進出;婦女穿麻布制成的衣服,而男人則穿由豬皮或狗皮制成的衣服;他們崇拜長白山,將長白山視為靈山。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們的先祖肅慎人長期活躍于不咸山中,《山海經 大荒北經》中有記載,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不咸就是長白山。

  五、遼金時的龍潭:在中原王朝的不斷更迭中,肅慎各部族勢力同樣此起彼伏,在不同歷史時期代表整個族系在史書中留下自己的身影,兩漢時期稱挹婁,南北朝時稱勿吉,唐時稱為靺鞨,公元926年,粟末靺鞨建立的渤海國被遼所滅,部分靺鞨人隨之南遷,被稱為熟女真,留居原地的稱為生女真,后來建金滅遼的正是生女真人。遼金元時期的滿族先祖也因此有了新的名字——女真。

  說起遼國的覆滅,不得不提到一種幾乎被神化了的藍天霸主——海東青(能襲天鵝、搏雞兔。海東青可分為秋黃、波黃、三年龍、玉爪,其中純白色的玉爪最為珍貴;天鵝以珠蚌為食,食蚌后將珠藏于嗉囊,女真人訓練海東青捕捉天鵝取珠。)海東青學名矛隼,身小而健,其飛極高,在中國原產于黑龍江、吉林等地。訓化后的海東青是完美的獵鷹,能襲天鵝、捕野兔,成年的海東青甚至能與狐貍相斗,竟還是長勝將軍,因此得到遼金元明清各朝貴族的喜愛。遼末代皇帝耶律延喜,出了名的昏庸好獵,為得到更多的海東青,還專門派一批批使者前往女真人之地,這些使者因配有皇帝御賜的銀牌,而被稱為銀牌天使。可這些天使的所作所為對女真人而言,無異于魔鬼,他們不只強行索要大量海東青,還利用遼金交易的邊界榷場,低買高賣甚至大肆劫掠,榨取女真人財物,不僅如此,他們竟還要求女真女子伴宿,并因平民家的女子姿色與底蘊不能滿足其所需,進而索要貴族女子甚至有夫之婦。如此種種,徹底引爆了女真人的仇恨。正所謂遼金釁起海東青,玉爪名鷹貢久停。1114年,女真首領完顏阿骨打率諸將舉行歷史上著名的來流水誓師,向遼國發起進攻,導致雄踞北方200多年的遼國灰飛煙滅。

  其實,自遼代中期以后,周邊各部族的叛亂事件便與日俱增。為維護遼國貴族的統治,在邊境地區修筑了眾多城堡壕塹以抵御叛亂。龍潭區烏拉街的大常古城,富爾哈城等,便是這一時期的古城遺址,目前已被評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其中富爾哈城,遼時修筑,后被金延用,整體略呈正方形,周長為1412米,城墻為黃土夯筑,直到明朝海西女真時仍被作為烏拉部的軍事衛城,1613年毀于戰火。

  遼金古城主體部分由甕城、馬面和角樓三部分組成。其中甕城是在城門外修建的半圓形或方形的護門小城,城門通常與所保護的主城門不在同一直線上,當敵人攻入甕城時,如將主城門和甕城門關閉,便可形成“甕中捉鱉”之勢;馬面是指城墻上每隔一段距離突出的矩形墩臺,有利于防守者從側面攻擊來襲敵人,與城墻配合,消除城下死角,因外觀狹長酷似馬臉而俗稱“馬面”;角樓是一種用于城堡防御的特殊建筑,分布在城墻四角,居高臨下,既可瞭望敵情,又可作為裝飾。

  驍勇善戰的女真人建國前夕 “以物易物”進行交換。建國后,初用遼、宋舊錢。隨著商業經濟的發展,開始使用銅錢,繼而錢鈔兼用。后因“鈔價跌落”銅錢被廢除,完全以交鈔(紙幣)進行流通,又因通貨膨脹而專用白銀。混亂的幣制與銅錢的禁用,造成了大量金代窖藏銅錢的出土。

  這里是考古發掘現場的復原,像斷層一樣的立面是地質年代分層,越底層距離今天的時間月遙遠。一般說來,人類對居住地的選擇有一定的共同要求,如近水、向陽、安全和生活資源豐富等。因此,在一些符合上述條件的理想地點,往往被歷代居民選作居住地。這樣,在同一個遺址中,常常包含有不同時代、不同文化或同一文化不同時期的堆積層次,構成了這一遺址不同時期人類活動過程的記錄。

  這里是大金得勝陀頌碑的拓片,碑文記載了當年完顏阿骨打……這里現場復原的是當年富爾哈城的主城門,因空間有限而無法再現甕城部分,不過大家還是可以假想一下,若場地允許,甕城門會在哪個方向?

  其實,我們此處的復原不僅想告訴大家遼金古城設計之合理,更想讓大家了解,1613年,這里曾有一場慘烈的戰爭,關乎龍潭,關乎烏拉,甚至關乎大清王朝的崛起。那么接下來,就讓我們穿越這道古城門,去看看當年那場戰爭到底有著怎樣的前因后果。

  六、女真人在龍潭:1368年明朝建立后,在東北地區主要實施“以夷制夷”的羈縻懷揉政策。明中期,朝廷根據居住區域將東北女真劃分為東海女真、海西女真和建州女真三部分。其中,海西女真逐漸發展為哈達、烏拉、葉赫、輝發四部,史稱扈倫四部。目前,四部都城遺址均以成為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其中,烏拉部的都城就設在今吉林市龍潭區烏拉街舊街村。古城總面積約90萬平方米,城垣由內、中、外三道組成,城外有護城河。該城前身是金朝完顏亮下令修筑的烏拉洪尼羅城,烏拉滿語為沿江,洪尼羅滿語為要塞,即沿江要塞之城。1562年,布顏重修洪尼羅城,將原來的橢圓形單層老城,重修為內中外三層的方形東北第一名城。其中,內城稱紫禁城,城內有夯土高臺,宮殿就建在高臺之上,另有魚池、后宮,以供家屬居住所需,宮殿周圍用欄桿圍擋;同時,在城外增筑一道套城叫外羅城;紫禁城與外羅城之間即為中城,是居民居住的地方。就形狀而言,內城呈梯形,中城是不規則四邊形,外城接近方形。1613年正月,烏拉部覆滅后,城內宮殿全部化為灰燼。如今百年古木與殘墻斷壁相伴,內城夯土高臺有革命義士懷念碑立于其上。

  烏拉,在大歷史中被稱為烏拉部,在當時,被稱為烏拉國。從始祖納齊布祿創立起,至最終被努爾哈赤所滅,存世200多年,共經九世十貝勒,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要數布占泰。

  說到布占泰,要從1593年的古勒山之戰說起。當時的明朝廷,為更好的統治東北地區的女真各部,有意拉攏烏拉與建州二部,借以實現以夷治夷的目的。隨著建州內部的統一與日漸強大,周邊各部意識到了威脅的存在,為此,海西女真的扈倫四部聯合蒙古科爾沁、錫伯、卦勒察3部,以及長白山珠舍里、訥殷2部,形成九部聯軍,集兵3萬,進攻建州。雙方最終在古勒山決戰,也就是現在的遼寧新賓境內。努爾哈赤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置之死地而后生,九部聯軍卻因所圖不一難于形成合力,最終兵敗。此戰中,布占泰隨哥哥烏拉部主滿泰出征,兵敗被俘。此戰之后的建州部雖實力大增,卻并不足以同時吞并九部 ,為此定下了遠交近攻,先弱后強的策略,將布占泰恩養于帳下,并將自己的女兒和侄女嫁與他,企圖借機掌控烏拉。此后烏拉部內亂,借助努爾哈赤之力成為烏拉部主的布占泰,雖心存感激卻絕不稱臣,他勵精圖治,強兵富民,幾年后便使烏拉實力倍增,幾乎具備了與奴爾哈赤一決高下的實力。此后多年,烏拉部與建州部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多次結盟聯姻,也多次違約背盟,直至1613年,最終被滅。據史料記載,烏拉與建州的聯姻共有8次,主要集中在布占泰統治期間。努爾哈赤曾將自己的女兒和兩個侄女嫁給布占泰,布占泰又將自己的侄女嫁給努爾哈赤,二人互為翁婿,這種聯姻不論行輩,復雜而混亂,在歷史上是罕見的。之所以如此,除了女真人傳統習俗外,更主要的是政治上的需要和利益的驅使。努爾哈赤的大妃阿巴亥,正是布占泰的侄女,相當于中原王朝的皇后,生有皇子阿濟格、多爾袞和多鐸,1626年努爾哈赤病逝后,因政治原因被迫殉葬,終年37歲。說過了烏拉部主與烏拉街的姑娘,接下來當然要說說烏拉街的姑爺努爾哈赤。努爾哈赤自1583年起兵,用了大概六年時間,完成了建州部的內部統一,又先后于1601年和1607年吞哈達、并輝發, 于1613年滅烏拉,1619年薩爾滸大戰后獲勝后,乘機吞并葉赫部,至此,完成了對海西女真扈倫四部的大統一。

  但其對烏拉部的攻陷并非一招制勝。前期,雙方基于對自身利益的考慮,曾多次聯合,直至1612年,努爾哈赤攻占和招服東海各部女真后,以布占泰用箭射殺額實泰福晉為由出兵伐罪烏拉。他親率精兵3萬,沿江連克5城,毀城墻、燒房屋、焚糧食。布占泰攝于威力,率將出城乞和。努爾哈赤為防布占泰出爾反爾,索其子為人質,罷兵息戰。在烏拉河西岸鄂爾渾通伊瑪呼哈達筑城,留兵1000以做監守。努爾哈赤率兵在今九站百家屯渡過春節,烏拉部依然無歸降之意。1613年正月,努爾哈赤親率重兵,做滅亡烏拉國之征,布占泰突圍后渡江只身逃往葉赫。烏拉遂亡。具體決戰情形稍后向大家介紹。

  努爾哈赤在統一女真的過程中,實力劇增,但他依舊韜光養晦,一面稱雄一面稱臣,向明朝朝貢,直至公元1616年,時機成熟方才即位稱汗,割劇遼東,建元天命,建都赫圖阿拉城(遼寧省新賓永陵鎮老城村),國號金,為了與金朝區別,史稱后金。

  努爾哈赤首創的八旗制度,是在牛錄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牛錄,原意為“大披箭”,是女真族狩獵或打仗時的一種臨時組織,10人為一組,首領稱為額真,經努爾哈赤靈活改造運用后,成為軍隊基層組織單位,牛錄額真不再由推舉產生,而由努爾哈赤任命。1601年因隊伍壯大,發展成四旗制,即正黃旗、正白旗、正藍旗和正紅旗,后又增設鑲四旗,完成了八旗的初期建制。八旗之中,正黃旗、鑲黃旗和正白旗同為“上三旗”,由皇帝親自統領,上三旗下五旗之說由此而來。八旗旗幟均以龍為主要圖案,形象大體相同,龍頭向內,即朝向旗桿方向,旗桿長一丈五尺(5米),朱紅色,頂端為銀槍頭。努爾哈赤首創的八旗制度并非僅僅是一種兵制,其范圍涵蓋階級制度、經濟制度、婚姻制度、軍事制度等方方面面。

  這里是1613年烏拉部衛國戰爭現場復原,讓我們書接上回,看看被迫乞降后的布占泰與等待招降的努爾哈赤之間為何又起爭端?年前迫于壓力求降的布占泰事后十分懊惱,再次背盟,決意與葉赫聯手,聘娶葉赫美女東歌,同時將子女及臣子送往葉赫加以保護。努爾哈赤聞之大怒,帶領次子代善、侄子阿敏,以及費英東等大金開國五大臣及將士三萬人,張黃蓋、吹喇叭,奏瑣吶、打鑼鼓,向烏拉進軍。布占泰也不示弱,率軍三萬于富爾哈城迎戰。而此時的努爾哈赤攻而不欲,退而不忍,徘徊不定,手下貝勒及諸將卻信心十足。據史料記載,當時將士言之:“我利速戰,但慮彼不出耳。今既出,平原廣野,可一鼓擒也!舍此不戰,厲兵秣馬,何為乎來?”無論努爾哈赤是真的猶豫不決還是一場設計好的激將之法,將無二志,兵不懼死,一場大戰拉開帷幕。布占泰在富爾哈城率兵出戰,令其軍皆步為陣,與建州軍接戰。努爾哈赤也命建州軍舍馬步戰,兩軍相交,箭矢如雨,呼聲震天。強弓硬駑之下, “烏喇兵大敗,死者十之六七”,拋戈棄甲,尸橫遍地,血灑原野。

  隨后,建州兵越過富爾哈城,乘勝進奪烏拉城門。布占泰次子達穆拉率兵守城,拒門堅守。英勇的代善率部猛攻。安費揚古率攻城軍,一面用云梯登城,一面用準備好的土袋,迅速地拋向城下,土與城平。攻城軍登上城墻,奪門而入,在城樓上豎起了建州的旗幟。此時,布占泰麾下士兵已不足百人,退至城下,見建州軍旗幟,已無法進城,慌忙奔逃。又遭遇代善所部截擊,烏拉兵一觸即潰,布占泰“僅以身免”,單騎投奔葉赫部。子曰春秋無義戰,我言烏拉敗尤榮。歷史的足跡不會因一已之義而改變,勝利者最終還是以同一方土地為龍興之所,走上了歷史大舞臺。

  七、滿洲人在龍潭:1626年,努爾哈赤病逝后,皇太極繼后金汗位,1635年,改族名為 “滿洲”,1636年,皇太極稱帝,改國號為清,自此,大清王朝出現在世人面前。皇太極獨創的柳條邊歷經三朝修筑而成,因在堤上插柳而得名,用以禁止漢人和邊內居民越界,筑有邊門20個,邊臺168個,用于看守、瞭望以及維護邊墻,吉林地區有很多地名來源于此,例如九臺,乃柳條邊自東至西數第九個邊臺。

  接下來讓我們看一看打牲烏拉總管衙門:作為滿清貴族的發源地,長白山及松花江流域的資源物產一直倍受青睞,早在1629年,皇太極就曾親臨烏拉,設專職負責向后金皇室納貢, 1657年,順治帝改設“打牲烏拉總管衙門”,打牲即漁獵,烏拉滿語意為江河,打牲烏拉也就是沿江漁獵的意思,總管衙門初歸內務府管轄,后歸吉林將軍兼轄,實行中央與地方的雙重統治,負責采捕東北地區的土特產供皇室使用,因此也就成了朝廷直接經營的東北物產采捕中心和生產中心,相當于現在的“經濟特區”。打牲烏拉總管衙門前期設在烏拉古城內,后因舊城連年水患,遷至烏拉街老農機場一帶,存世254年,36任,31名人選,1911年裁撤。這里是復原平面圖。

  這里的“倉官碑”和“貢江碑”記錄了當時打牲烏拉的倉場及捕魚納貢事宜。據記載,倉官碑共有5塊,1981年烏拉街出土一塊,現藏于吉林市文廟博物館。

  這里是打牲烏拉總管衙門歷任總管,其中個別風云人物稍后向您介紹。至于當時的采捕貢品,種類繁多,不僅有自然水產,野生動植物,還有野生飛禽、農副產品等,如蜂蜜、小米、韭菜、小根菜;鱘皇魚、東珠、海東青等等,可以說在滿洲人的東北故鄉,凡皇室需用,皆為貢品。有22處采貢山場和64處采珠河口, 從烏拉城到京城驛道長二千余里,“馬馱、肩挑、車拉”需行走30余天,途經20多個驛站。打牲丁一年四季按不同品種分時采捕貢品,他們不得遷居,不得從事其他行業,名義上是皇室在冊的旗民,實際上是失去人身權利的奴隸。餉銀最初每月只有五錢,到乾隆五十二年(1767年)才增加到一兩,就是這樣,朝廷也連年拖欠。

  這里說的鰉魚圈,就是松花江干流附近專門蓄養鱘鰉魚的場所,又稱魚渚,冬至前,各渚貢魚叉捕后,由打牲烏拉總管衙門派官兵押解進京。鱘鰉魚現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2015年12月,烏拉街當地農民還曾在松花江流經烏拉街河段處,無意間捕獲一條長約1.2米的巨型鱘鰉魚。

  東珠,是產自黑龍江、烏蘇里江、鴨綠江等流域的野生珍珠,碩大飽滿、圓潤晶瑩,能散發五彩光澤,盡顯高貴奢華,在皇帝和后妃的首飾及器物裝飾中普遍應用,是當時的主要貢品之一。(據記載東珠的采捕十分艱難,要在乍暖還寒的四月跳入冰冷的江河中采捕珠蚌,刺骨的寒冷可想而知。尤其是上等東珠的得來更為不易,有時在盛滿船只的成百上千的珠蚌中才能得到一顆上好的東珠。正如乾隆帝在御制詩《采珠行》中發出的感慨:"百難獲一稱奇珍"。)

  說到清朝帝王,康熙帝與乾隆帝都曾親巡吉林。1682年康熙帝首次東巡時,曾冒雨前往烏拉,詢問官吏民情,檢查戰備設施。行圍射獵習武,松花江上捕魚。并留下《入烏拉境》一詩:蒼山峜fǎ野路綿延,野燎荒原起夕煙。幾點寒鴉宿枯樹,半灣流水傍行玬dǎn。1754年,乾隆皇帝舉行東巡盛京謁陵活動,在吉林停留3日,登溫德亨山望祭殿遙祭長白山,泛舟松花江,巡幸龍潭山“祭龍潭”、封“神樹”,進行行獵活動,并為龍潭山觀音堂題寫了“福佑大東”等匾額。

  穆克登: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中朝兩國沿鴨綠江與圖們江界線曾有過一次詳盡的勘界活動,事情的起因為康熙四十九年(1710)十一月發生了"李萬枝事件"。朝鮮平安道渭源(今屬慈江道)人李萬枝等9人"乘夜越境入采參,暮中撲殺清人5人,掠其參貨。"為防止以后類似事件發生,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二月派出清朝官員烏拉總管穆克登及隨員赴長白山與朝鮮官員合勘中朝邊界線。如今,審視碑碑文依然清晰可見:烏拉總管穆克登奉旨查邊至此,審視西為鴨綠東為土門,故于分水嶺上勘石為記。康熙51年5月。圖中可以看到中俄邊界的幾次改易,個中原因與內心感受還是意會為好。

  趙云生:滿洲正白旗,打牲烏拉總管衙門第三十一任總管,曾因采珠有功受到光緒皇帝的“入都覲見”,終年73歲。“后府”就是趙云生的私邸。其平面布局為二進四合院,做工精細,尤以建筑裝飾最為精美,是目前吉林地區清代滿族民居中做工最為考究的一處。雕塑后的印章印著管烏拉采捕官防(中間部分滿文漢文合壁,邊緣是鳥蟲篆。

  光緒七年(1881年),欽差大臣吳大澂和吉林將軍銘安聯名奏請朝廷創辦了東北地方第一個官辦近代軍火工廠---吉林機器制造局。用以加強東北邊防,防御沙俄入侵。主要生產子彈、火藥、槍支、火炮以及小型艦船,以供給吉林和黑龍江邊防軍隊使用。機器制造局的火藥原料---火硝又稱硝酸鉀,由烏拉總管籌集供予,烏拉街也就因此成了當時的火硝集散地。

  八、滿族人在龍潭:此處古樸的門樓,象征著清王朝的消散,隨著1911年辛亥革命的到來,打牲烏拉總管衙門裁撤,滿洲人亦被稱為滿族。而這忽如一夜春風來的霧凇,如今已帶著昔日的烏拉古城走向全國,走向世界。每到賞凇時節,不封凍的江水,化作霧氣,在30度左右的溫差中華麗變身,屆時,松花江畔何止十里長堤,新柳掛松,老榆垂絨,如凌波仙子,不惹塵俗,朵朵奇葩飛舞,紛紛似雪,非花亦非霧。而凇中至美,當數烏拉霧凇島。

  1、滿族早期小院復原:當時的住宅多為由正房和東西廂房組成的草頂泥墻三合院。大戶人家正房為5間,小戶人家多為3間。房間西大東小,西屋居長輩,西山墻處置有“萬子炕”,炕墻上部懸放祭祖板。南北木窗,窗欞外部糊紙。煙囪設置室外東、西山墻兩側,多用土坯砌成,或為圓形,或為方塔形。院落四周用以木柵或土墻圍砌,大門多設木板門樓或“衡門”(光棍大門)。院內設有影壁,影壁后側立有“索羅桿子”。東西廂房南側建有牛棚、馬棚、車棚和儲存谷物的糧倉。

  2、石磨:粘食

  3、滿族人穿袍服,即如今旗袍的前身,在衣料上,富貴人家多用綢緞,平民人家多為棉麻布。男子喜歡藍灰等顏色,女子喜歡綠、粉、月白等顏色。在冬季外出時,要在長袍的外面套上一件四面開禊的短褂,也叫“馬褂兒”。 冬天一些老年人為抵御嚴寒,習慣在褲子的外面加穿套褲。滿族男子冬天穿烏拉,里絮烏拉草,異常輕便暖和。婦女自古天足,不裹腳,喜歡穿平底繡花鞋,特殊場合穿高木底繡花鞋。

  4、花轱轆大車:交通工具,滿族人交通主要有馬、狗車、花轱轆大車、爬犁、威呼(滿語:獨木船)等幾種工具。馬用來騎射狩獵與戰爭,車用于載物或婚喪嫁娶,爬犁主要為冬季冰雪上運輸,船用于捕魚或渡客。在東北的一些鄉村,這些傳統的交通工具依然受滿族群眾所喜愛。

  5、烏拉沿革:以印鑒為線索,利用檔案元素,生動再現了烏拉的建制沿革情況,是我們館內獨有,于老師獨創。其中,總管衙門印務圖記,是現存印鑒中所發現的唯一一方帶有衙門字樣的官防,底色為藍色。

  6、白肉血腸:味美醇香,營養豐富的白肉血腸,早以成為了群眾雅俗公賞的風味名菜。白肉血腸和滿族世世代代用豬祭祀還愿的民俗是分不開的。和白肉血腸相連系的祭祀有兩種一種是滿族的大祭(俗稱燒香答祖宗,即跳神還愿)獻豬于神,舉行"領牲","擺件子"的典儀,必須在夜間吉時進行。天亮前儀式結束。另一種是滿族祭天典禮,日出開始,先"念桿子"后"擺案子"。在敬供天神后,人食。須當天將全豬吃凈。日落前,告終。滿族祭祀為大喜事,人客多,不興上禮,凡來者,一律白吃,為拉大伙吃的好吃的全使賓主男女老少,同食共樂。鍋頭當眾單腿跪把片肉的小菜墩放在膝蓋上,用片刀飛快的把肉片成薄片,供大家吃。(食祭肉時蘸佐料,禁酒,不辦席)這新宰的豬,煮的這樣的嫩,片的那么薄,吃上一塊,滿口留香。

  (編輯/李明澤)

曾道人全年图库 安徽时时结果查询 河北11选5任3技巧 十一运夺金计划 天津时时怎么代理 安徽快三今天走势图 重庆时时实体店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最新 新时时中奖规则 幸福彩频道下载 天津时时五星综合图走势图